四柱预测中“阴阳同生死”及师徒传承的辩证观—文清堂唐清元

  上次和一个易友谈到十二长生的问题,此处说的是四柱里的十二长生,他感觉他师父说的有点不对,问问我的看法。

  他师父的意思是:十二长生是错的,阴阳都要共一个长生才对···他百思不得其解,又和我是多年好友,问我的意见。

  我给他的看法是:师父说的,一律要尊重,无论师父说的你是否理解,或者说不认可。师父教我们是传道,我们是学生,有疑惑很正常,当然追求真理是我们的目的,不能因为人情就忽视了真理的存在。

  关于十二长生的问题,我道长师父在世时也说,旺衰评定不以十二长生为标准,是以正五行的生克为准,但是潜在的力量要学十二长生,那种力量不可忽视。

  丙火长生在寅,丁火长生在酉,再来是阴阳互换生死,丙见酉为死,丁见寅为死,为什么如此?

  这里要明白丙火属于什么火,寅木属于什么木,丁火是什么火,酉金又代表什么含义?(四柱预测的十二长生是以月令为核心)以下我简单分享。

  寅木中的藏干是甲木为本气,丙火为中气,戊土为余气,寅木也是苍天大树,和甲木的主气表象一样,四不像免费提前公开。又得丙火之根气,有丙火的性能展现,而戊土则需要火的引化,否则戊土见寅木终不能说旺。

  文化教育的性质普遍是以丁火为主,喜欢活木不喜欢湿木,否则就代表文化程度不行。

  丙火见寅为长生,这个没有疑问,丙火之根气为寅木的中气,寅月其实也喜欢丙火,这样可以把寅木中的湿气成分给去除,大树方能茁壮成长,又惧怕火多木焚,少量即可(视命局而定,一般三火为多,杂丁火为乱格);

  丙火进酉月为死地,火气消退,整体的温度慢慢下滑,需要甲木来生扶丙火,不然就没有力量,秋老虎再厉害也是强弩之末呀!

  从旺衰的角度,确实这个丁火见酉月不能为长生,毕竟来说是弱的呀,属于耗我者,但是忽略了酉金另外的一面。

  古人认为,农历的八月,其实是星星和月亮的光芒最为耀眼的时候。八月中秋月圆夜想必我们从小都有耳闻,吃月饼的习俗流传至今,但是我们很少去联想到这是有来由的。

  而在酉时后,古人并无电灯,全部是点的灯烛之火,也就是丁火,由此丁火见酉为长生。

  此二诀在我学习的初期一直困惑,后期我花了一些钱找了一位老盲师,恳求指导十个天干和十二地支的代表意义、喜忌运用、原理根源,对方给我讲了一遍,上述丁火见酉的第二个意义(蜡烛之火)为她所说,第一个星星和月亮的看法,是我自己找了大量的书籍去验证观察得出的结论,北半球还真是如此。

  古人说的不一定完完全全准确,但是换位思考,在古人的条件下能得出这样的理论体系,我们真的是非常幸运能够生在如此优秀的中华民族的文化底下!

  寅月是刚刚交了春,寒气尚存,需要驱寒,而丁火不能见湿木,湿木要点着火必须要太阳火和大火去烘干,丁火见了湿木就灭了,怎么可能还能燃烧呢?

  同时在四柱预测中是火土一家,在六爻卦术占卜中是水土一家,这个和运用的原理和方式有关系。

  八字预测要牵涉到月令的藏干、节气转换、相生相克等,六爻卦术占卜是讲了一个寄生的问题,虽争议纷然却古法犹存,案例甚多,不便推翻,搁置不议。

  所谓的师承,必须要有,然而不是要我们全盘接受,尽信书不如无书,尽信师不如无师!

  这里说的无,不是说没有书和师承更好,是讲如果做学问和学技术,完完全全听书本的话,听师父的话,就失去了反思的机会,也没了创新,不能发挥,不能因地制宜,如此的思维连原地踏步都很难保持。

  如高中时候的第一个师长讲四柱预测“阴阳同生死”的看法,对此我一直持中立看法,也对汪师父讲的“西方要放佛堂的位置,代表是西方的佛祖”有不同看法,还对其他几位师长的一些意见和教诲有些中立,不代表他们就不对,说我就是对的,我绝对没有这么狂妄,是有原因的。

  第一个师父讲的四柱预测中的“阴阳同生死”,在我对上面的丙丁火的分享中可见一斑,并非阴阳同生死,古人讲的是一种潜在的物质能力转变,不是完全讲生克的力量,所以很难推翻古人的智慧;

  汪师父讲的西方佛祖必须在西方,其实西方只是佛陀在对弟子们教诲里表达的一种意义。西方指的是归宿,不是方向,东方代表的是生气,不是方向!如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称号是表法为消灾延寿,为生和希望的力量;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称号表法为归宿、安养、沉淀,为息的力量;

  同时在三僚村的时候,曾师爷说,其实曾师父学的东西比师爷还多,他都是教了一点后曾师父触类旁通的,这个方面也得到了曾师父自己的承认,他比师爷学得更深入,这个就是他自己不断学习和钻研的结果。

  师父是一个指路的人,无论他多么优秀,毕竟路是要我们自己走的,要用适合自己的思维去实践真理。

  如果师父讲的和真理有违背,就不要盲从!师父也不是完美的,自然,我们也不是。但是一个人必须要有思想,知道实践出真知。

  我相信,一个真正的传承者,他不会让我们止步不前,他自己也一定在不断学习,因为我们是师徒,更多的他想要我们去传承他的意愿,并且发扬光大,这就是我们的师长希望看到的现象。